北砚

风兮雁北。

#阿尔弗雷德生贺#(微味音痴)(书信体英视角)


说是篇生贺,其实个人感觉更像英先生的回忆杀)
#7.4阿尔弗雷德·F·琼斯生日快乐#


亲爱的女王陛下:

我拿起笔,却不知道要写些什么。面前七月的日历上醒目地标识着今天的日期,蓝色的笔痕弯成完美的弧线,有点像他眼里极少掠过的一点欢快和温暖。
这让我突然想写上几句关于那个家伙的事情,也许很啰嗦,或者语无伦次,都没关系了,反正这些东西他是不会有机会看到的。这些年也只有您能腾出时间和耐心来读我的信,毕竟您是我最敬爱且信赖的老友。
之前也许已经说了多次了,我和他的第一次会面。那个时候的我尚且算得上年轻气盛,设立东印度公司,击退无敌舰队,开始逐渐取代西班牙的日不落帝国地位,世界局面开始向我倾倒,一切都足以使我意气风发。
所以当我听到已经将这块土地收入囊中的消息的时候并没有太过兴奋,只是想着大英帝国殖民扩张的霸业和未来的荣光罢了。
我登上美洲大陆的那天天气十分温和,官员向我汇报,他已经在等我了。
我看着身着白衣的孩子,拥有和我一样的身份的他是个不可思议的存在。 孩子的双眼有着天空的颜色,暖阳在毫无遮蔽的平原上肆意挥洒,仿佛幸运女神将祝福之吻落在他的额头。
我清楚地认识到,那时他的纯粹已经在我们之间划分出一道不可逾越的屏障。
随行的官员递过来一份礼物,为了不让我糟糕的烘焙技巧吓到他,里面只是塞满了糖果和孩子喜欢的玩具。我蹲下来,微笑着将礼盒送到他面前。
他疑惑地眨了眨眼睛,之后抱住了有些沉重的盒子,对我露出一个只属于孩童的笑容,依然带着太阳般的暖意。
我有些入神,将他从地上抱了起来。
当时的他还很轻,根本看不出现在发福的征兆,他用单手抱住盒子,另一只手揽住我的脖子,而我将他整个的,圈在怀里。
如同怀抱着天使般庄重而温柔,我在荒凉的大陆上漫步,孩子缓慢而均匀的呼吸告诉我,他已经陷入安眠。
您可能会为当时的我有这样的耐心感到惊讶,但必须告诉您的是,从他向我微笑的那一刻起,我已认定他将会是我最亲近的弟弟。
后来的事情,您从史书里知道的并不比我少。和他兵戈相向那场战役当天的大雨永久地在我的心里留下了阴冷的回忆。对于他的独立,我从不甘到淡然,失落和悲痛,早就在当年的枪声和血雨中消失殆尽了。现在的他已经足够强大繁荣,再纠结于过往也毫无意义,我现在也能坦然地对那个家伙说一句“生日快乐”了,前些天以官方名义给他寄了礼物,今天一定收到了。
近日正为某件事情劳心不已,疲乏至极,恐怕不能再写下去,相信您能理解我的苦衷。
最后再次感谢您抽出时间来看这封信,期待您的回信。

您忠实的
亚瑟·柯克兰
04/07/2016
P.S.这次独立日周期内的病症减轻了不少,请您安心。


——————————————————————
顺便这里不要脸地求扩列(=゚ω゚)ノ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