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砚

风兮雁北。

曾经的故事1#

清明节的两个纪念之一,分为五个短篇,记叙联合五人个人在历史上的某一个片段。
所述之事不一定出名,只想吊唁过去。
因情节需要的历史bug请轻拍。
——————————————————————
他裹着吸满湿咸海风气息的斗篷,还未来得及换下皮靴便急匆匆走进这片辽阔却荒芜的原野上唯一的一幢英式别墅,开门时带起的风扬起他的衣摆,如同展开巨大双翅的鹰。

船队在来到这里的途中遭到法军的伏击,耽误了不少时间,按照计划,他应该在两天前的清晨到达,然后守在孩子的床边等待他醒来,看着他因为刚刚转醒而有些迷茫的湛蓝双眼亲口对他说一句“生日快乐”。可是现在,无奈的海上霸主只能在夜晚拿着一束不甚新鲜的蓝色小花穿梭在走廊里,一边试图让皮革的军靴底不发出噪音,一边祈祷他不要太快睡着。

还好,他轻轻推开卧室门时,女仆正就着昏黄的烛光低声读着古老的童话,孩子的眼睛半阖着,渐渐陷入沉睡。

女仆看到他,行了礼之后退出房间,带上了门,只留下一本用黄铜包裹了四角的童话与闪烁的蜡烛。
他撩开孩子额前的细碎金发,在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一吻,一个迟到的祝福。

孩子不安分地翻了翻身。

“英吉利啾?”

没有睡熟,恍惚地睁开眼睛,蓝眼睛里水汽氤氲,“我一定又做梦了。”他嘴角弯起细微的弧度,像是梦呓一般地自言自语:“英吉利啾……是什么样的人呢?”

“大英帝国……很强大,强大到足够永远保护你。”

“不是你的国/家,只是……只是你……”

他看着他半眯着眼睛陷在白色的床单里的慵懒模样,有些哑然。

“没有其他国家说的那样坏,也没有你所想的那么好。”这样就够了,海上霸主想,孩子是一个全新的意识体,没有必要了解太多的事情。

他只需要站在我的身后,做一个可以让我把后背交付的弟弟,永远在我身边陪伴就足够了。

奇怪,他此时完全可以尽情地炫耀日不落帝国的财富与强大,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捏造诋毁各国的形象,在这个孩子的世界里,他是唯一的同类,他是慈爱的兄长,他的话就是天命。

为什么……就是不愿对他撒谎呢?

他无奈地摇摇头,为孩子掖好了被角,轻声地哼着曾经在皇室唱诗班听到的圣章。

孩子终于睡下。

今夜月明星稀,适宜航行。

蓝色的勿忘我被放在枕边,远处海边的战船升起了帆,兜起海洋的独特风声。

晚安,我的亲人。愿你的梦里还有这深沉的花海,愿你能牢记这柔弱小花的名字。

再见,勿忘我。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