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砚

风兮雁北。

不知道是什么梗的一个小短篇(国拟)

“卧槽你这蠢熊又把伏特加掺竹子里喂滚滚!再这么胡闹信不信我把送到你家的那几只全接回来!麻溜地给我滚回俄/罗/斯!!!”

“诶小耀!小耀你听我解释啊小耀!QLQ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了小耀!”

坐在胡同口晒太阳的老人们早已习惯了这种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心下明了一定是那个虎背熊腰的毛子又被他家那位拎着锅打出来了,不禁感叹年轻真是强大的资本。

“啪!”一声脆响,听着就脸疼。

“好啊,你一个人在这里住好了,这是爷的地盘,爷可去的地方多了,不稀罕这么个院子!”摔门的声音传来,躲在暗处把这一切尽收眼底的几个保镖默不作声地把身体往阴影里缩了缩,为首的那个敢保证他刚刚看到了夺门而出的中/国/人朝向他们的方向抛来一个凛冽的眼神。

“小耀别走啊!我错了还不行吗!”

哀嚎着的伊万被远远抛在后面。

因为历史的原因,这个年纪的老人家大多对这个会微笑着用中文打招呼的小毛子有种特别的好感,等他追到胡同口的时候还有人给他指了指王耀的方向,更有愿意充当心理医生来个婚姻疏导的,不过没被理睬。

“告诉我小耀的具体位置。”他奔跑在黄昏的街道上,衬衫的袖扣有节奏地闪烁着红光。
还在墙角蹲着的几个人接到命令,打开手提启动王耀的跟踪器,刚要给老板发送位置,信号却突然受到了干扰。

“哎,那边的毛子们,还没跟你们打过招呼吧。”墙的另一边悠悠地飘出一句话,听起来十分气定神闲,“别以为我们没发现你们那边搞的鬼,干扰器和红客可是随时待命。”

保镖们沉默了,他们都知道中方也一定会有人手等着,但谁都没猜到就在身后一墙之隔。

过了几秒, 两伙人同时打开了信号干扰器,如果不是怕事情闹大,恐怕两边会直接同时开火把碍事的墙轰掉,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像试图让整个区域的无线网络崩坏的破坏分子一样蹲在墙边长蘑菇。

“劝你们收手吧,如果不想看到你们祖国大人洗澡的视频出现在Face/book上的话。”保镖这边甩出了杀手锏。

“你们随便啊。”墙那边的人还是不慌不忙,似乎还开始嚼起了东西,“Face/book也不是什么漏洞都没有,你发上去我们就秒删。”

信号另一边的伊万眼看着手下们失联,咬紧嘴唇,加快了步伐。

“啧,还真是顽皮呢小耀,需要万尼亚亲手抓到你才开心吗……”

同样失去伊万坐标的王耀也漫无目地在巷子里乱撞,一片片长得没什么差别的四合院看得他眼花,干脆随便找了块晒被子的石头一屁股坐下,反正连自己都晕乎的地方,伊万就更不用提了。

“哟,发现小耀~噗呼~”

“…伊万你怎么找来的!”王耀像被狗追的兔子一样蹿出去,一脸难以置信。

“因为爱呢~这就是你家常说的缘分吧?”

“国/家之间怎么可能有缘份啊!对了,我还没原谅你!”

伊万挂着软软的笑容向王耀逼近,王耀转身就跑却被对方紧紧拽住了袖子。

“你放开!别逼我动手!”

“不放。”

两手被紧紧扣在身后动弹不得的王耀咬牙切齿,想要用后踢威胁身后人的某些部位,却又被对方惩罚似的加重了手腕上的压力。

“不可以踹那里喔,万尼亚还想要继续疼♂爱小耀呢。”

“闭嘴。怎样才能放开我?”

“跟我回俄/罗/斯作为补偿怎么样?”

“想的美啊你!”

“你!放开那个姑娘!”

一群好像是社区巡逻队的人堵在胡同口冲里面大喊。

“诶?我吗?”伊万懵在了原地,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尖。

对方一脸严肃地点头,冲着对讲机说了点什么,然后又一次大喊:“快点放开她!”

“我是男的!”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

“都是你干的好事!”王耀狠狠踩了伊万一脚,“你在自己的国/家里这样抛头露面过吗?!混蛋!”

“那个,听我说这都是误会啊!误会!我们两个认识,是吧小耀?”语无伦次地解释着,伊万求助般地看向王耀。

“是你妹啊是!我不认识你!快把我放开!”

“听到没有!我们已经报/警了!”

尖锐的警笛声从远方传来。

“来真的?!”

“两位,跟我们走一趟吧。”
……

最终还是两方的保镖抱着干扰器来保释这两个不安分的巨头。


深夜。

刚刚洗完澡的王耀走进卧室就看到躺在床上的伊万手中把玩着什么东西,走近了看原来是一把手铐。

“小耀~^L^”

“呃,今天对不起啦,折腾了这么久你一定累了……”

话刚说了一半,他忽然感觉到手腕一凉,低头发现已经被铐住了一只手腕,罪魁祸首正噙着异样的笑盯着他。

“这东西你从哪里拿的啊!”

“警局里面拿到的哦~这样就不怕你会逃跑了。”

眼睁睁地看着两只手动弹不得,王耀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呐,我说过要好好疼爱小耀的,不会食言。”
湿润温热的气息喷吐在他的耳边,上扬的尾音让人沉沦,想要推开却被手铐囚禁。

“小耀放松点,要不然一会儿痛的可是你喔。”

“喂伊万!停下啊……唔……别动……哈啊……
————————END———————


一个奇怪的短篇。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