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砚

风兮雁北。

云端之上part2

一篇来自两个小透明的联文@你们的小幕、
航空设定,专业知识大部分来源于度娘,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 ` )ノ
此章普奥出现,注意避雷。
一些名词的解释
*签派:又称飞行签派,指负责组织、安排、保障航空公司航空器的飞行与运行管理的工作。
总之签派就是由管理阶层人士担任的一个职务。

*机务:保障航空机务系统飞行安全,机械、航电设备等原因飞行事故万时率控制在0.1以下,飞机完好率始终保持在80%以上。维修质量高、保障能力强的安全技术人员。

*安全员:
又称飞行安全员,指在民用航空器中执行空中安全保卫任务的空勤人员。

第一章戳这里
http://vivian910.lofter.com/post/1dd1e334_9deded4


——————————————————————

一向都乐观开朗的阿尔弗雷德·我是hero·琼斯此时表示交往无力。


面前的机长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高昂起的下巴凌厉的弧度发散出让人绝对臣服的气息。


见面已经有十多分钟了,每次他想要开口和对面的人答话就能看到对方仿佛“庶民休得无礼”的表情,
只得像小学生一样乖乖地在座位上坐好。


不过他可是签派*,搭话什么的是专长。


“亚瑟亚瑟!”


“叫我柯克兰,谢谢。”


“亚瑟,你平时也亲自来迎接旅客吗?”


对方愠怒的脸色在湛蓝的瞳孔里折射到视网膜再刺激大脑皮层作出反应之后,世界的hero知道自己问错了话。


“当然不,贵宾先生。”某两个字被刻意咬得很重,“我是飞行员,您在空校的知识被当作快餐吃了吗?”


这次阿尔弗雷德的反应快了一拍,懂得亚瑟对他的印象已经跌到了英吉利海峡以下。


“来接你纯粹是个巧合,本来这是王耀那个老油条的份内工作,我只是受托来的。”


气氛又一次冷到了副机长先生的老家西伯利亚去。


“So…eh,where are you from?”


生硬地转开话题,阿尔弗雷德自信满满地露出灿烂的笑。繁多的商业交涉经验告诉他,这样的明媚让人无法拒绝。


事实证明他成功了,柯克兰的视线终于从他头顶上的那一小块天花板下移到了他的脸上,这让阿尔弗雷德松了一口气。


“ United kingdom.”他说。碧绿的眼闪动着骄傲的光芒,语气里满是眷恋。


“ehhh…绅士的国度。”阿尔弗雷德在脑内努力搜刮着学过的一切有关于大西洋彼岸那个国家的知识,绞尽脑汁地赞美,希望能使对方消除对他的偏见。


“谢谢,”亚瑟牵起嘴角,扬起绝对得体的微笑,“And how about you?”


“America.”


“除了礼仪与风度之外的超级大国。”他闷哼一声,“我们大/英/帝/国可是无可挑剔的。”


“明明法/国才是最高贵优雅的国度啊。”从旁边路过的弗朗西斯撩了撩荡漾的金发,“英/国人根本就
是不解风情的……”


“红酒混蛋你不服?”


“哥哥我可没说什么哦,小亚瑟。”


对方一脸调侃的表情着实让亚瑟恨不得朝着他的鼻梁来一拳,无奈与生俱来的完美主义又让他不能容忍自己飞机上的空乘人员歪着鼻子去服务大众。


“弗朗西斯,不论绅士风度还是综合国/力法/国是比不过英/国的,你要敢于接受这个世界公认的事实。”


“法/国比不过英/国?”弗朗西斯挑起眉毛,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好吧,我们先不聊这些,你有兴趣尝尝我做的饭吗?”


“……”


“弗朗西斯你有本事再说一遍试试看!!!!”


“哎呀王耀让我去收拾东西了你先好好接客回见咯。”弗朗西斯敏捷地穿过座椅,闪进休息隔间。


“你们平时都这样工作吗?”一旁的阿尔弗雷德赶紧收起笑容,免得他们好不容易缓和了一些的关系又僵起来。


“是啊,平时他们就这么闹腾,除了王耀根本没人管得了。”


“hero倒是觉得很有意思!”阿尔弗雷德脸上挂着笑容。


“…我可不喜欢那么闹,”亚瑟翻了个白眼,“对了,冒昧问一下,你为什么要去中/国?”


“单纯的旅游而已,hero早就想去中国看看了!那个国家的风景真的是很不错呢!”


“那么你是做什么的?”


“王耀没告诉你?”阿尔弗雷德用手指顺了顺头发,又是一个灿烂的笑容,“签派啊。”


“……我们机场的?”


“嗯!”


“新人吗?”


“三个月前上任。”阿尔弗雷德有些得意,签派的工作让他觉得终于能在对方面前找回了一点自尊。


亚瑟刚想开口继续问下去,却被走廊上急促的脚步
声打断。


舱室的门被猛地打开,王耀刻意提高分贝的嗓音便在并不宽敞的空间里炸起:


“卧槽?!眉毛,我让你来迎宾不是让你接客!路德维希的检查都快做完了你个机长居然还在这里?!还有半小时飞机就起飞了!快去广播航空须知!”


“……我不就是来接客的吗?”亚瑟表示不解。


“……他不就是来接客的吗?”阿尔弗雷德同样表示不解。


“呃没关系,汉语和英语之间的翻译总有点误差,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你们这些鬼佬听不太懂很正常,这不是重点总之你快走就是了!”


总觉得有些奇怪的亚瑟·居然还有我听不懂的段子·不是黄段子谢谢·柯克兰先生怀着狐疑而复杂的心情走出门去。


“再见咯亚瑟!”阿尔弗雷德对着亚瑟挥了挥手,目送着他进入了驾驶舱。


然后他看向一旁的王耀。


“那么你是真的王耀吧?”


“如假包换,童叟无欺,顺带提一下我不是来接客的。”


“hero还是不懂接客和迎宾有什么不一样……”


“对于以上问题,空乘人员弗朗西斯乐意为您提供详细解答。”


正在一旁帮着旅客放行李的弗朗西斯闻声朝阿尔的方向抛去荡漾的笑容。


“hero好像明白了……”


“谢谢您的配合,W1024次航班乘务员王耀,竭诚为您服务。”


AM8:30
路德维希最后一遍检查飞机的外表层,保证每一块钢板都衔接紧密之后向在手中表格上的“外部结构”一项上打上对勾,口袋里的对讲机向机长室及监控总部同时发出“检查无异常,准允飞行”的信号。


收到信息的亚瑟和伊万透过舷窗向路德维希打了个表示感谢的手势,接着开始朗读千篇一律又漫长的旅客须知。


*“Good morning ,Ladies and Gentlemen,welcome to travel aboard Earth Airlines flight W1024,I am the pilot of this flight,Arthur·Kirkland.The distance is about 8136kilometers. Our flight will take 9hours ……”


接下来是王耀的中文解说,其间东方男子轻车熟路地躲过所有来自副机长先生不安分熊掌的骚扰,语气竟然能保持着不起波澜。


“Captain Arthur·Kirkland.”


“Captain Ivan Braginsky.”


终于快要结束了。


“Dedicated to serve you.”


两人一起说完这句话之后亚瑟麻溜地关了广播,因为接下来王耀会以妨碍工作的理由结结实实地给自己身边的的那位搭档来上几拳,虽说北极熊皮厚耐磨,但是让乘客听到这两个人打情骂俏终究影响不太好。


两分钟之后解气了的王耀神清气爽地走出驾驶舱,套上白色手套一排排地检查安全带是否扣好。
王耀认为这项检查十分没必要,一般来讲在空中飘那么几个小时谁都多少有点怵,敢拿自己开玩笑的毕竟是少数人。


至于“少数”那一部分的劝导工作,就是罗德里赫的事情了。


毕竟窝在最后一排的某安全员从不会乖乖地系好安全带。


“大笨蛋先生!我已经不记得说过多少次了,系好你的安全带!”


罗德里赫全身的血液都在往头上涌,这个新来的安全员一次又一次地挑战他的底线,无奈没办法把钢琴搬上飞机,要不然他的愤怒恐怕会在途中每一块路过的土地上空盘旋。


“kesesesesese小少爷,你要相信本大爷不系安全带不会怎样的,再说了安全员是为了适应突发情况的,这样完全施展不开手脚啊!”


基尔伯特看起来完全没有愧疚的意思。


“你!安全员的身份怎么能这么草率地说出来!”
……

放心,没有钢琴的小少爷是不会翻起大浪的,这种闹剧一般都是以罗德里赫脸色通红亲手把安全带捆在基尔伯特身上告终。


看,对于难搞定的人要对症下药,就这么简单。

AM9:00

飞机开始在跑道上滑行,以路德维希为首的若干机务站在远处向飞机挥手致意。


机尾划过天空时的白色直线延续到很远的地方。


这大概是世上最浪漫的直线了。凯撒这样想,冲着飞机离开的方向举起红酒杯,之后一饮而尽。

———————TBC—————————

*(一段英语):摘自度娘,大概就是讲一下飞行时间距离或者是注意事项啥的……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