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砚

风兮雁北。

【APH/米英】云端之上 Part1

如题这是一篇关于航空职业的联文,来自于两只小透明……@你们的小幕、
自己的文风渣,关于航空专业的知识大部分来源于度娘,如果有错误欢迎指正( ´ ▽ ` )ノ
此文不止有米英,副cp较多,每次更新前会有提醒,雷者右上。
拒绝撕……小透明也很累哒。
——————————————————————
——————————————————————
AM 5:59

微光出现在天边,渐渐地用金色将困倦的云的轮廓勾勒。阳光透过窗口,漫过纱质的窗帘,最终把将自己埋在被子里的青年的脸庞镀上一层薄薄的铂金色。

他被突然的光线照得有些不适应,翻了翻身,浅色的睫毛随着均匀的鼻息颤动。
AM 6:00

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天佑女王》激昂的前奏,亚瑟·柯克兰猛地从床上弹起,透过窗帘的缝隙眯着眼打量今天热情的日光。

又是个好天气呢。

他这样想着,不出意料地听见隔壁房间里尽职尽责的闹钟响起《喀秋莎》的旋律,然后被主人粗暴地摔在地上的声音。

亚瑟走出卧室,正好和刚刚摔了闹钟的室友伊万打了照面。

“早安,伊万。”

“早安,亚瑟前辈。”俄/罗/斯青年脸上挂着软软的笑容回应。

牙杯,微量的发胶,特供早餐,红茶,白衬衫与西裤。

相同花色的领带,银质领带夹,黑色三接皮鞋。

航空腕表,带有三或四条金色横杠的肩章,高度及小腿的行李箱。

两人站在镜前,最后整理着领带上的褶皱,之后一起走出宿舍。

“今天的航线有一趟是飞中/国的,你貌似又可以见到王耀了。”亚瑟侧身将行李箱拖入电梯,瞥了一眼嘴角毫不掩饰地弯成柴郡猫的伊万。

“那又怎么样?别以为是前辈就可以随意对万尼亚的私人生活指手画脚喔~(^L^),粗眉毛。”

“要不是导师嘱咐我多关照你,我才不会问啊混蛋!”

“那么师兄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的私生活,毕竟现在想要造你的绯闻都没有对象呢。”

“……”

电梯门开了,亚瑟挂着满脸黑线快步把伊万甩在后面。

AM 7:00

巨大的W1024号白色的外壳在阳光中反射耀眼的光芒,航站楼里已经聚起了等待登机的旅客。

“各位旅客请注意,各位旅客请注意,飞往中/国北/京的W1024次航班将于两小时后起飞,飞往中/国北/京的W1024次航班将于两小时后起飞。”机场广播里流利的英文语音刚落,大厅里又恢复了喧闹。

黑色卷发的女孩告别了正在谈笑的同事们,拉着行李箱走出航站楼,胸前系着花结的彩色方巾伴着鞋跟的脆响活泼地跳跃着。

登上舷梯,机舱内鹅黄色的灯光已经被调到最适宜的亮度,座椅全部复原,将消毒后的墨绿色绒毯,U型枕和耳机包装,与未开封的垃圾袋一起放在座椅后的口袋里。回到空乘人员的隔间将各式的饮品拆封,推车上叠起一摞塑料杯,最后用锡箔纸包起餐盒。

他们沉默着做完所有的工作,当四位空乘人员全部直起腰来长舒一口气,此时的王湾终于可以稍缓一缓紧张的节奏,然后隔着座椅对正在整理行李架的哥哥扬起微笑。

“大哥早上好。”她绕到飞机的另一侧过道上去,站在王耀身边和他一起检查行李架上是否有遗失的物品。

“早上好湾湾,工作第一周感觉怎么样?”王耀很溺宠地低头看着妹妹,王湾在一周前才刚刚通过选拔,成功加入了这个飞来飞去的人群,于是唯恐妹妹在其他航班上受苦的他毫不犹豫地动用人际关系,成功把湾湾收编入W1024次,一个性别比例严重失调的团队。

没错,这架A320型号的客机上从机长到空乘一直到地面上的机务总共十余人,只有她一个女孩子。
王湾表示自己毫不在意,能和专注妹控近三十年的亲哥一起共事是比在其他航班听人使唤好得多,况且还能正大光明地围观这群朋(ji)友(lao)们的日常。

“还好啦,就是航班上的伙食稍微有点英国口味……还是哥哥的饭好吃啊,一星期没有尝到还真是怀念……”

“我快休假了,假期把所有好吃的都做给你吃。”王耀看了一眼腕表,“快八点了,小菊那边估计已经忙起来了……诶?凯撒?!”

身着黑色西服的男人摘下脸上夸张的墨镜对王耀露出微笑,身后跟着两个因为不明所以而一脸紧张的保镖。

AM 7:50

“你这是来亲自视察吗?”王耀一脸戏谑地盯着后面两个保镖发亮的光头,“我就算想要害你也得等我退休之后,有事没事还得靠你疏通呢。”

王湾瞪大眼睛看着大哥拍着貌似是整个公司顶头上司的男人的肩膀,对方当即以同样的力度给了王耀一拳,随后两个人笑作一团。

传说中的人际关系的真面目终于被揭晓了。

王湾觉得腿有点软。

于是她四处寻找着弗朗西斯和马修,哪怕是那个贵族一般的罗德里赫,之后终于找到一脸惊悚地躲在一排座椅后的法/国/人,两人对视了良久。

“这什么情况?”弗朗西斯用口型询问王湾,得到了一个白眼。关于亲哥哥为什么会认识称霸航空界的boss凯撒,王湾只能承认自己还是图样图森破。

“塞里斯,来和你说正事,”50多岁的凯撒依然精神抖擞,“今天一个老友的儿子要飞中/国,况且这孩子还是我们公司的一个经理……不管是哪趟航班都怕不周全……所以这次护送任务就交给你了,他会在A03座等着。”

“……凯撒我不是保姆,况且保障安全的话我们还有曾经是近身格斗冠军的安全员基尔伯特。”
“你还欠我人情呢,”对方朝王湾的方向扬扬下巴,“要不然再把她调走也不难,好了,旅客要上机了,我走啦。”

“算你狠……”王耀磨着后槽牙,目送着凯撒在两个保镖的簇拥下离开的背影。转身碰上了舱里其余四个人一致的,好奇的目光。

“该死,通知亚瑟,我们有客人了。”

AM 8:00

登机口前已经排起长队,黑色短发的亚/洲男子正在扫描旅客的护照,一切都井然有序。

“嘿!本田!”队伍后方挤出一个熟悉的身影,大大方方地拖着箱子走到队伍前列,把护照拍在他面前,湛蓝的眼睛闪烁着期待的光。

“呃……阿尔君?”本田菊有些吃惊,后方的队伍因为这突然的停顿发出了轻微的抱怨,极快地扫描之后,金发的青年便率先快步走入通道。

阿尔弗雷德刚刚进舱门就看到有人在属于他的那一片头等舱休息室的门口等候,身上穿着机长的制服来回踱步。

“你好……你不是王耀,对吧?”他试探着问了一句。

对方不耐烦地摘下帽子,露出那双充满骄傲的翠绿色眼眸,“当然不是,我是亚瑟·柯克兰,本次航班的飞行员,特地来关照…”他停顿了一下,好像挣扎了一番,最终说出两个字:

“贵宾。”

----------------------TBC---------------------

评论(5)

热度(17)